返回

饲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 番外一:情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本站:EZ看书网www.ezkanshu.com    蛟刚化龙那会儿, 还算平静。(格格党网 W w w.g g do w n.com)缓过神来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兴奋。

    金龙很快发觉蛟有些不对劲。

    回到蛟宫后的当天晚上, 蛟毅然拒绝了金龙的求欢,在寝殿中变化出一面巨大的水镜,“扑通”一声变出原形,对着镜子细细观摩起来。

    鳞片是纯黑色,没有出现金蛟化龙成杂色的情况。角也是正常的龙角, 漂亮周正,气势不凡。他抬了抬爪, 水镜中的黑龙也随之抬脚, 仔细看,很容易就能发现比之以往尖利了数倍。

    金龙面无表情地看着蛟——如今应当也是龙了——对着镜中的自己摆弄身体,眼底暗藏满意与自得。

    “好看。”金龙出声夸赞了一句, 试图将蛟的注意力拉回来些。

    蛟眼睛一亮, 招手示意金龙过来。

    “快变出原形让我瞧瞧!”

    金龙想了想, 顺着蛟的意,变成金长条……然后就受到了蛟的一番品鉴。

    蛟先是比对了各自的龙角, 发觉除了颜色外, 相差不大;于是又让金龙抬爪, 与自己的并排放在一处,看到黑乎乎的龙爪似乎小了一圈, 当即不满地缩了回去。踱了几步后, 他用脑袋侧抵着金龙, 伸长了尾巴, 丈量起各自的身长。

    金龙:“……”

    最后,发觉自己的龙躯依然比不过金龙后,蛟不满地皱起眉。然而这份不满,在看到水镜中威武不凡的大黑龙后,立马又抛到九霄云外。

    金龙有了危机感,这危机感不是来自情敌,而是来自情人本身。

    之前蛟虽隐藏得好,但还是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对金龙原形的“钦慕”之情,如今这份“情”,尽数倾付给了镜中的黑龙。

    金龙一皱眉,反省自己不该如此。

    临渊化龙,他应当高兴才是。而且……这条漂亮的大黑龙,也是非常合他心意的!简直就像是照着他喜欢的样子化成的一样。

    如果蛟不用那种近乎“爱慕”的眼神看镜子就更好了。

    金龙深吸一口气,决定保持理智,忍耐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是无人的时刻,蛟就贴着水镜审视己身;一出寝殿,便会有各路妖怪轮流道贺,期间少不得要夸赞一声龙躯不凡……

    到了第三日,金龙打盹间梦见自己和曾经的蛟大王在池中戏水。

    为蛟时的蛟大王体型比他小了一圈,虽然目露凶光,可身体却是推阻不动,正当他们渐入佳境……猛然间水声响起,从池底跳出一尾巨大的黑龙,朝着自己直直冲撞了过来。

    金龙眼前一花,感到自己身体骤轻,竟是被挤出了池子。他四爪扒地,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就看到蛟大王身边的位置已被那条横空插进来的黑龙挤得满满当当了。

    两条黑色长条盘缠在了一起,竟是半点没有空隙留给自己……

    金龙猛地惊醒了过来,回过头,发现自己身处寝殿浴池,身周波纹荡漾,大黑龙正趴伏在池沿,垂首欣赏着水面倒影,黑鳞密布的尾巴勾着水花,一甩一甩,惬意而闲适。

    龙脸一沉。

    ——这份忍耐,终于在三天后的一场梦境后宣布告罄。

    “小渊。”

    大黑龙扭过身,瞅了他一眼,很快又移开了视线,嘴里漫不经心地应了声:“何事?”

    金龙内心憋闷,但仍维持着脸上云淡风轻,柔声道:“过来。”

    大黑龙掀了掀眼皮,继续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做什么?”

    金龙:“……”他心道,还真的看上瘾了是吧?是他前段时间太惯着蛟了,以至于这恶蛟越发得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他感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不能再放任黑龙无休止下去了!

    金龙快速游了过去,甩出尾巴不客气地挥向水面,当场将池中的倒影打散。

    黑龙身躯一僵,缓缓扭过头,睁大了眼睛,眼底有未加掩饰的讶异,似乎对金龙突然的粗暴举动感到茫然与不解。

    金龙:“……”

    努力压下升腾而出的心虚与愧疚,他严肃着一张脸,道:“别看了。”

    大黑龙维持着姿势呆了片刻,接着以肉眼可见的变化,慢慢沉下了脸。

    金龙心里“咯噔”一声,眼角猛跳,感觉到了十分的不妙感。

    下一刻——

    “你发什么疯?!”

    大黑龙“扑通”一声跃入池中,不满地一爪按住了金龙的尾巴,双眼放出凶光。

    金龙:“……”

    金龙想,诸如“镜子有什么好看”、“看镜子不如看我”之类的话是说不得的,他又想,让小渊从金龙与黑龙中做出抉择,更是不明智的。

    心念百转间,金龙放软了语气。

    “小渊,帮我看看。”

    “看什么!”大黑龙没好气道,显然对金龙忽然的“动粗”余怒未消。

    金龙暗暗磨牙,但也知道“因为情人沉迷揽镜自照而生出醋意”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被蛟大王知道了,说不定还要被笑话一阵。

    他适时露出憔悴神色,道:“这几日,我总觉得腹下隐隐作痛……”

    “腹下?”

    大黑龙眉头一皱,没等他说完,就立刻抬爪将金龙翻了个身,低下脑袋瞅了瞅龙肚皮,担忧道:“哪儿呢?”

    这着急的神情取悦了金龙,想着这没心没肺的蛟大王,总算是被他捂热,将他记挂在心上了。

    金色龙尾趁机卷了上去,裹缠住黑龙。

    黑龙意识到了异样,准备发问……

    “小渊。”

    金龙率先开口,他歪着头,用那双真挚的浅金色双眸注视黑龙。

    不得不说,金龙温和视人的眼神十分具有欺骗性,以至于有段时间,上妖界众妖都觉得灵山金龙是位温厚的前辈大妖。

    大黑龙一僵,似乎也是被这深情的目光震住了。

    迟疑片刻后,他又瞧了瞧平整光滑的金色龙腹,疑惑道:“没见什么伤口啊。”紧接着眯起眼,“你不会故意戏弄我吧?”

    金龙从来都是不说谎的正直大妖,这回依然是这样。他摇了摇头,面带愁色,也不说话。

    黑龙道:“莫非是那日渡劫时,受了波及?”

    想起那一地报废的法器重宝,黑龙的脸上多了几分着急。

    妖怪催动法器,法器若是损毁,少不得会反噬施法者,那么满满一地的稀有宝物,齐齐毁掉,金龙说不定真的受了内伤。

    他想要仔细探查一番,金龙却是卷紧了黑龙不让他动弹。

    看到对方真的着急了,金龙心里那点莫名生出的小情绪顿时烟消云散,他也无法再装下去了,便厚着脸皮,将自己的尾巴与黑龙的交叠在一起,而后轻轻磨蹭了几下。

    “这般难受。”

    他让这头冷淡了自己多日的黑龙大王切身感受了一下自己“腹下”的不适之症。

    黑龙:“……”

    黑乎乎的龙脸迅速变得复杂而扭曲。

    金色龙脸勉力维持着肃容,认真道——

    “小渊要是喜欢水镜,我替你变出一面更大的吧。”

    黑龙:“???”

    ……

    等到后面,黑龙被拖下水被迫以原形替金龙缓解“不适”时,四周陡然升起数面水镜,他才终于明白了金龙话里的深意。

    金龙还在恬不知耻地发问:“看清楚了吗?”

    黑龙:“……”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拒绝再看到镜子。

    在蛟宫与金龙“闭关”了许久后,黑龙大王独自一人离开了寝殿。他爬上手下们新修好的龙蛇柱,极目远眺,静静观望着自己的大好地盘,生出莫名的感怀。

    他大半的蛟生都在追求化龙之道,如今如愿以偿,修身成龙,反倒失去了修行的动力。

    原本的激动之情消退,随之而来的竟是对未来的迷茫与不解——他陷入了一种人生虚无之感。

    化龙之后,寿数大增,他还有大把的时间没过完,几乎看不见生命的尽头。

    难道真要将余生都耗在一座小小的山头吗?

    化龙之后又是什么?修行还有必要吗?

    底下传来金龙的喊声。

    黑龙掀了掀眼皮,不做理会。

    “下来了,我让小妖从凡间给你带回了些吃食。”

    黑龙冷淡地别过脸,盘着柱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金龙见他兴致缺缺的模样,估摸了一下柱子。柱子虽大,但应当是禁不住两条大龙一起攀着的,不得已,他放弃了挤上去的想法。

    “晋明,你做了那么久的龙,可有过什么未达成的心愿?”黑龙好奇道。

    金龙笑了笑:“原本不曾有过,后来有了,也实现了。”

    黑龙思索了片刻,问:“你修为高深,坐拥无数法宝,就没有想过当妖王,统治上妖界?”

    金龙脸上的笑意僵住:“没想过。为什么要这么想?”

    黑龙道:“总得找个修行的目标。”

    “做妖王,只不过是多了几个能使唤的属下,地盘大些罢了。上妖界妖众上万万,我要是一个个使唤过去,估计先累坏的是我。”

    黑龙:“……那要做什么?”

    金龙觉得黑龙的状态有些不太稳定,收敛了玩笑的心思,张开手臂,示意他先从龙蛇柱上下来。

    黑龙想了想,变小了体型,钻进了金龙的怀中。

    体型虽变小了,但分量却是实打实的,也亏得金龙身手稳健,牢牢接住了缩小后的黑龙。

    “这世上能做的事太多了。大到修为进境,小到日夜作息,哪里非要什么目标。化龙之后,照常过日子就是了。”

    黑龙窝在金龙的手臂间,听了之后,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

    “我不想修炼。”

    金龙道:“那就不修。”

    “也提不起兴致杀妖夺宝。”

    金龙噎了噎:“那就不杀妖,也不夺宝。”

    “唉……”

    金龙看着无精打采的蛟大王……如今的龙大王,终于明白,这是化龙之后,感到无所适从了。简单点讲,就是太闲了。

    他抱着黑龙,浮身飞至空中,也不跟蛟宫的众妖打一声招呼,便拐了他们的大王,往灵山的方向飞去。

    黑龙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缩了缩脑袋,调整了一下姿势,使自己能够被抱得更舒适些。

    “原本想再晚几月告诉你。”金龙熟门熟路地上了灵山主峰,绕开山间诸多同族,带着蛟来到了一处石窟,“我天生为真龙,修炼数万年依然是龙,曾经也不解过,蛟蛇鱼类修行是为化龙,那龙修行是为了什么呢?”

    黑龙提起精神,似乎来了兴趣。

    “你想到了吗?”

    金龙道:“想不到,权且修着吧。”

    黑龙:“……”

    金龙又道:“前几年,我在与犼一战中负伤,虽服了乌灵芝,保住一条性命,但受的伤可不比你当日在雷池受得轻。回灵山后,我便进了灵山主峰,闭关十载方才恢复。”

    害金龙负伤的始作俑者黑龙面无表情地听着。

    “也就是在那时,发现了一片竹简。”

    金龙腾出一只手,轻敲了几下石壁。

    随着石门开合声,眼前出现一条通道。

    “这是历代灵山长老的埋骨之地。”金龙停顿片刻,补充道:“在蓝长老之前,一直都是我族担任长老一职。”

    灵山,曾经只属于金龙一族。

    “那枚竹简,便是其中一位先辈的随身之物。”

    通道宽敞而平整,然而静得可怕,只听得见金龙和缓的说话声。

    黑龙跟随金龙学过一些金龙族的秘法,隐约感受到这条通道,包括通道的入口,都有金龙族禁制的手笔,也许整座灵山,上百条龙族,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他原以为尽头处会是大片枯骨,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那只是一间空荡荡的石室,里面只有一张普普通通的桌椅,没什么稀奇之处。

    金龙走到一面石墙前,按动机关,下一刻,便露出了众多小巧的罐子。

    黑龙:“这是……”

    “护心鳞。”

    黑龙愣住。

    “金龙族的护心鳞是最为宝贵之物,它远比尸骨还要坚韧,即便千万年过去,依然不腐。”

    他取下其中一枚罐子,露出了藏在罐子后的破旧竹片。于是又将罐子放回原处,递到了黑龙跟前。

    黑龙化作人形,结果竹简,敛神查看起来。

    须臾后,他睁开眼,“这……”

    金龙道:“龙族修行其实比旁人更难,万年难出其一,但是成功的话,就能成神化圣,与天同寿。”

    黑龙半晌没有说话,将竹片重新塞回了原位。

    “成神化圣?”他喃喃重复了一遍,道:“奇怪,我就算知道了这个,却提不起以往化龙时那般的兴致了。”

    金龙笑了笑:“我也提不起兴致。”

    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龙最可能修成这样的正果,必是金龙一族无疑了。

    而即便是金龙族大盛时期,真正能成功的也仅仅只出了一条。

    金龙晋明集全族气运加身,受天道眷顾,即便如此,比起当年那条修成正果的金龙,依然差了一些。

    那枚竹简的主人,便是那位那条金龙的伴侣。修成正果的代价,便是飞升更上界,自此离开此间小界,去往远而不及的世外。竹简上面,记载了诸多天道法则,隐隐还带着几分怨怼之气,夹杂着对大道的不满与背弃。

    黑龙说不上来,他无法猜测当年是怎样一番境况,但也觉得那枚竹简记载的东西非同小可,深入探究,兴许还会触碰到一些不可说的秘事。

    “世人都传金龙族覆灭乃是太过强大,破坏了世间万物的平衡。”金龙拉着黑龙往外走,道:“也许也不尽然。”

    黑龙沉迷修行,对这些玄之又玄的“道”并不精通。

    等到被金龙带离了那处石室,他才缓过神来,长出一口气。

    望着满山秀色,黑龙忽觉心神松懈,道:“化龙已属不易,更深处,我怕是不可能了。往后的日子,兴许可以过得松快些。”

    金龙望着身侧人的脸,道:“没错。”

    “什么没错?”赶巧经过的青崇在不远处兴冲冲地朝他们招了招手,“金龙前辈!小、魔魔……黑……”

    他纠结了许久对大黑龙的称呼,最后索性“哎呀”一声,喊道:“你们回来灵山啦?”

    这还是由蛟转龙后,黑龙第一次登门拜山。

    他心想如今自己与金龙绑在了一处,也该对灵山的龙族客气些了,于是转过身,朝着小青龙点点头。

    小青龙愣在当场,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扭捏起来,支支吾吾道:“我,要我去通知其他人吗?”

    金龙询问地看向黑龙。

    黑龙道:“你在蛟宫里住了有一段日子了,我好像却从来没在灵山露过面。左右大家都是龙族了,是该熟悉一下了。”

    金龙:“……”

    小青龙当即抖着条儿绕着灵山飞了一圈,将“金龙前辈带着黑龙大王上灵山”的消息传了一遍,蓝长老知晓后,更是大尾巴一摆,吩咐要在灵山主峰最大的广场上设宴!

    于是,龙族们纷纷出洞,赶往主峰。

    似乎是担心自己慢上一步,又纷纷化出原形,霎时间,漫山遍野都是赶路的长条,站在高处向下俯瞰,倒颇有一番壮观景象。

    黑龙指了指底下黑漆漆的一片,道:“原来灵山的黑龙长这样啊?”灵山群龙聚居,白龙黑龙蓝龙青龙应有尽有,他如今定睛瞧着的便是黑龙一族。

    金龙眼皮一跳,心道——来了,这熟悉的感觉。

    黑龙变出原形,眯着眼向下张望,边对金龙道:“怎么还没我三分之二长?似乎各个都比我小了几圈……”

    金龙实话实说道:“小渊,你确实比它们都好看。”

    黑龙满意了,收回视线道:“这天生的真龙,也不怎么厉害嘛。”想到从前自己也曾暗自羡慕那些龙族,如今竟是将他们尽数比了下去,心情更加好了。不过……他看了看金龙,真诚补充道,“……你除外。”

    金龙再次招架不住。

    最近黑龙大王总是不经意间说出让他动容的好话来,次次都让他毫无防备,满心欢喜……金龙心想,仅仅只是些普通的溢美之词罢了,若是日后这能言善辩的黑龙学会了甜言蜜语,自己岂不是再难抵御了?

    灵山的接风宴上,龙族们一落地便化作人形,又不动声色地按照各自条色,分席而坐。

    蓝长老也总算亲眼见到了人,上一次他与黑龙碰面,对方顶着幻化后的容貌;如今真正见了之后,他便端着一张胖脸,自矜地点点头,肯定了金龙的择偶眼光。

    至于如小青龙般,曾经为金龙前辈“上门报仇”过的龙们,在看到正主端坐在前辈身边时,还是有那么一瞬间,替自己感到委屈。

    他们幻想过无数次金龙前辈浅笑相谈的模样,也好奇金龙前辈面对伴侣时会是什么样子?

    如今真的实现了,又觉得不如眼不见为净。

    ——徒惹单身龙烦闷。

    等到宴会结束,困扰黑龙多日的心结早已烟消云散。

    化龙了又如何,之后又该怎么样?

    正如金龙所说,权且过着吧。

    世间之大,以往醉心修炼所错过的,如今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体验。欢迎来到EZ看书网,如果觉得本站内容丰富,请帮忙宣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